云鹤君

持螯把酒 枕玉眠花

【关于突如其来的脑洞】龙蛇

突然想到野良神的设定

——神的所有行为都是绝对的正确

——需要通过神器(?)了解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

——令人浮想联翩的羁绊啊真的是

我好想放到润玉和彦佑身上嘤嘤嘤

关于《一代灵后》

我好喜欢啊!!!

我最喜欢的漫画莫得之一

我哭了

我真的是每一周都在等待周六

我想

我好想写它的同人嘤嘤嘤


没感觉

写得都好粗糙

一点都不精致

我绝望

我哭

实力诠释强颜欢笑

我哭了

容齐

端着架子

撑着君王的从容

润玉的哭让人心碎

容齐的笑让我死亡

第一集就给我看这个

我真的心疼

为什么罗云熙这么好

【润玉X容齐】我准备好了

YHJ

润玉X容齐

的脑洞已经准备好了

有人点梗嘛


枯了

润玉之前

我不是这样的

【原创】边缘试探(序)

我又双叒叕开坑了

我题目还没想好

就暂且叫那个男人吧 

我想好了会改的


正文开始:


更深露重,人行道旁的路灯年久失修,断断续续地闪着微弱的光。走过了一个个路灯,苏迟拖在柏油路上的影子被拉长,又缩短,又拉长,直到这一排路灯突然一齐断了电。

“啊!”他正与母亲通电话,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不由得轻呼了一声。


“怎么了?”电话那端即刻传来关切的声音。


“没什么。”他稍稍平复了一下,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就是路灯突然灭了,吓了一跳。”


“你也是。”苏母责怪起来:“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呢?都快三点了,多危险啊。”


“路上都没人了,哪里危险?”他有些不耐烦,但却熟练地换了个话题:“妈,我前两天投了个简历,今天收到了叫我明天去面试的回信。”


“什么公司?做什么的?”苏母盘问起来。


“就一个小公司,做金融相关的。”他顿了顿:“我还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去面试了再说吧。”


苏迟走到了公寓楼下,四下无声,公寓楼门口的一盏感应灯孤零零地亮了。他用钥匙开了门,用力地拉开,又松了手,任其靠惯性关上,弄出刺耳的金属声响。


“妈,我要进电梯了,信号不好,不和你说了。”


苏母还想多叮嘱几句,如好好休息,多吃点好的之类。苏迟不等她念完,匆匆便挂了电话。


转身,就坐在公寓门前的花坛边上,仰头,看月光透过云雾,闻着周身的植物芳香,深呼吸了几次。闭上眼,感受着晚风,他有些困了,头脑却比今天下午在图书馆里时清醒了许多。


苏迟母亲与邻里闲话起家常时总说:“我家小迟啊,就是太上进了,但凡是他认定了要做的,不眠不休也要做好。有时候我和他爸总劝他,不必那么要强,做不好,大不了回家嘛,爸爸妈妈也不是养不起他,偏不听劝。若多叮嘱几句,又不耐烦。”


这自立又上进的好孩子,无需父母督促的好孩子,从来没有叛逆过的好孩子,苏迟实在是厌倦了。做人好难啊。若能想群居生物那样,像鱼群那样,生来便知晓要如何生活,生来便知道它这一生需要什么,能得到什么,是否人生也会少了许多无妄的贪念和幻想?


一觉醒来,已是十点多了。苏迟翻身下床,洗漱穿衣。约定了十一点半的面试,他匆忙出门,到了面试地点时才想起,眼镜忘记戴了。按着邮件通知地点进了门,明亮宽敞的办事大厅一应入眼。工作中的男女西装革履,皮鞋或高跟鞋极具节奏感地踏着大理石砖,声音清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一双匡威布鞋,鞋带有些泛黄,白色橡胶的边缘因疾跑沾上了些许尘土。他忙俯下身去擦了擦。


此时,三五个人从他身边经过,苏迟仿佛听见他们正说着面试什么的。等他起身去看,那一群人已经走远。走在中间的男人的身影擒住了他的目光,黑色高腰九分裤,浅驼色休闲夹克,腰间露出的白色衬衫衣缘,修剪精致的短发,特别是当他微微偏过头,银色镜框流转过柔光,伸手接过身边人递给他的一份文件时,唇边勾起的一抹周到的笑意,无一不诠释着这个人,既温柔,又冷漠。


上楼,右转,最深处的一间办公室,苏迟战战兢兢地敲了门。


“进。”


苏迟轻轻推门而入,蹑手蹑脚,小心地不发出一丝声音。

“苏迟?”办公桌后的人抬眼与苏迟对视着,指着桌前的一把椅子道:“请坐。”说罢起身,从茶水柜中找了个杯子来,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温水,摆到苏迟面前。


苏迟正错愕,这起身为他倒水的男人,竟正是那个男人。待回过神来,男人正靠在桌边打量着他。苏迟忙起身道了句谢,男人只回了句:“不必紧张。”


光从他身后透进窗子,勾勒着男人金色的身形,影子映在苏迟身上,苏迟壮着胆子仰头,望向他的眼底,那温情与冷漠盘桓交融的深邃漩涡,只一瞬,日前准备的面试问题,什么擅长的,爱好的,从前做过的,学到的,全都忘空了。

开学了开学了开学了

feel sad

脑子里有坑但是懒得动笔d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