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鹤君

持螯把酒 枕玉眠花

【龙蛇】贪得无厌(序)


是突然想到的一个小情绪hhh

就先发出来过个瘾~

————


润玉儿时曾是个活泼的孩子。他喜欢和娘亲在一起,喜欢被娘亲抱在怀里,听她讲着故事睡着。娘亲是个极美的人,笑起来更美。所以润玉也喜欢看娘亲笑,可渐渐地,娘亲便不大笑了,也不再把他抱在怀里,柔声细语地哄他入睡。自那时起,润玉多数时,只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宫殿中游荡,他时常在门缝中窥见娘亲一个人,坐在一张画像前喃喃自语。


染了血的罩衫被丢在一边,衣袖残破,他们二人刚经历了一场苦战。


润玉将彦佑的手臂包扎好,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到彦佑身上。他本是托着彦佑受伤的手臂,可或是因为夜色渐浓,或是篝火烤的两人面色发红,指尖顺着粗糙的纱布,一寸寸下滑到彦佑的手腕处。彦佑不大敢动,润玉摸到他脉搏,快得异常。与其说润玉执起了彦佑的手,不如说,是他将手一点点蹭进了彦佑的手中,掌纹间摩梭着,两人的手心都热得发烫。


“我儿时,常常听到娘亲自言自语。”


“说什么?”


润玉垂眼,看着彦佑水葱一般的五指:“她说,她不再快乐了,她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变得如此贪得无厌,变成她如此厌恶的样子。自那时起,我便时常告诫自己,莫要有所欲求。可是,彦佑你知道么?”他抬眼,望进彦佑那一双清澈的眼,如同望着夜空中的星辰,许下未曾宣之于口的心愿:“我觉得,我也变得患得患失,我也变得贪得无厌了。”


彦佑浅浅蹙眉,他回望着润玉,只因这一句话,他一双眼中的担忧与温柔,仿佛刚刚受伤的人是润玉。


润玉将五指张开,顺着彦佑五指的缝隙,将他的手严丝合缝地握紧。


“可我却不厌恶这样的自己。”润玉轻声道着,仿佛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世间罕见,一碰便碎的珍宝:“你呢?”


彦佑舒展了眉眼,他难以自抑地勾起嘴角,那是他心中溢出的甜蜜。


他别过头去,刻意避开润玉滚烫的视线,耳尖却偷偷地红了。


“我很喜欢…”


彦佑顿了顿:“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