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鹤君

持螯把酒 枕玉眠花

【自译】The Boleyn Inheritance <1>

简·博林,布利克林庄园,诺福克郡,1539年六月

今天很热,风中散发着瘟疫的恶臭,吹过平原与沼泽。像这样的暑热天气,若丈夫还在,我们必不会被困在一处,看着乏味的日升与霞落;我们或许会随着御驾,游历着像汉普郡和苏塞克斯郡这样富庶美丽的英国乡村,一路潇洒疏放地踏过旷野,翻越丘陵,去找寻与大海的初见。晨起行猎,午时,林中的浓密枝叶搭就成华盖,我们就在这片荫凉下用餐,到了晚上,便在交映着暖黄光束的别墅中尽情舞蹈。我们曾与这世上最尊贵的家族为友,是王后的亲眷,国王的宠臣。我们以博林为姓,备受瞩目,在朝中的势力盘根错节,是最鼎盛的家族。认识乔治的人,无不想与他结友,也没有人能够在迷人的安妮面前保持清醒,而与我结识,对于所有人来说,则是引起他们两人注意的一张通行证。乔治曾是那样耀眼俊俏,深色的头发下藏进深沉的眼眸,常跨着最健硕的骏马,回护在王后身边。那时的安妮,风华与才情并茂,如同泛着琥珀色的蜜糖一般令人着迷。而我只跟在他们身边,无所不至。

他们曾并辔同游,相竞以速,又同恋人一样耳鬓厮磨。当他们策马疾驰而过,如若奔雷般的马蹄声都盖不过他们的笑语。而每当我看到他们是那样穷奢极欲,青春正盛,明艳动人,我有时竟会恍然不知,在他们二人之中,我到底更爱谁多一些。

轻浮张狂的神态,奢靡的人生,他们就是以此骗过了朝中所有客卿大臣,而表面之下,却暗藏着博林家独有的深沉心机:他们就是赌徒,是风险的狂热追捧者,他们野心勃勃地对教会做出改革,在争论中的反应敏捷而机智,广泛地涉猎著作并大胆地提出想法。而尊贵如国王,平庸如帮厨女佣,却都无一例外地在他们二人的言论与思想中沉沦。甚至于如今三年过去了,我依旧难以相信,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自然,那样年轻,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的两个人,他们的生命又怎能消逝若斯呢?在我心中眼中,依然浮现着他们并肩打马而过的样子,依旧是那样青春正盛,依旧是那样明艳动人,这又怎能让我不期盼着脑海中的幻想能成为现实呢?距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仅仅是过了三年而已……距离那个五月的清晨已经过了三年两个月零九天了,那时我们正在为锦标赛做着准备,他的习惯性地与我十指交握,若无其事般对我浅笑着说:“早安,夫人,可我必须得走了,我还有一堆事儿要做呢”。我知道他们兄妹二人惹上了些麻烦,可我那时却根本不知道究竟有多么严重。

这村庄中的十字路口处伫立着一个破旧不堪的里程碑,标志着伦敦路。碑上的文字满是泥土与青苔,“伦敦,120英里”的字眼依稀可见,仿佛是一句咒语,封印了我曾经无忧无虑的生活,将伦敦推得遥远。而我如今挨着日子,每天行至这里,弯下身来拂过这碑上的每一个字后,再转身回家。我住在父亲的别墅,相比于国王繁华至极的宫殿,这里小得不值一提。而我的生活则是靠哥哥的资助,他的妻子对我的一点儿漠不关心的善意,以及托马斯·克伦威尔的抚恤金度日。这个靠放高利贷而成为暴发户的人,如今已是国王身边的新任宠臣了。博林庄园,我曾拥有过的辉煌,也曾只是我们众多房产中的一处而已,可现在的我不过一个可怜的左邻,在博林故居的阴影之下,身无分文,又没有男人的爱慕,如同寡妇般低调,卑微地生活。

没错,我如今就是一个身无分文,又没有男人爱慕的寡妇而已。一个年近三十,满脸愁容的女人;一个未曾降生的儿子的母亲;一个毫无再婚可能的寡妇;一个被不幸诅咒的唯一家族幸存者;一个背负着家族丑闻的人而已。

我祈祷我能够摆脱现在的生活。我祈祷能看到霍华德的传信人从此路而来,带给我一封来自诺福克公爵的信,召我回归宫廷,告诉我又有了工作可再许我来做:服侍王后,传递密信,策划阴谋诡计,朝臣们永无休止的明争暗斗…不论他要做什么,我都将成为他最锋利的一把刀。我只希望这世事可以再度轮转,无论怎样都好,只要能再度登上最耀眼的顶峰,我便能回复过往的神采奕奕。我曾救过公爵一命,而如今,在我们于悬崖边缘摇摇欲坠之时,理应是他该报答我的时候了。没能拯救那两个人是我一生的心伤,那两人并驾齐行的音容笑貌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再次相逢。我再一次抚摸过里程碑,再一次幻想着或许明天送信人便会抵达。他将递出一封信,那加盖了霍华德纹饰的印章,深红的蜡封泛着光华,他一面问我:“这是寄给简·博林的信件,罗奇福德子爵夫人”一面一一打量着我素净的外裙,沾染了灰尘的礼服边缘,和我满是泥土痕迹的双手,那是伦敦里程碑的烙印。

“信我收下了。”我应该会这样回复他,“我就是简·博林,我一直在等待这封信。”而后我一定要将这封信牢牢地攥在手里,攥在我满是泥土,肮脏不堪的手里:这就是属于我的遗产。

——————————————————————

<The Boleyn Inheritance>Philippa Gregory

简·博林是乔治博林的妻子,安妮博林的弟媳

原本以为自己对这一段故事有所了解,在开始翻译的时候才发现从这个女人的视角去看的话就更加扑朔迷离了,可能对原文的理解也有偏差吧,就...

希望能够符合中文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没有那么重的翻译腔就好了

然后希望能和同样感兴趣这段故事/翻译的小伙伴们交流沟通...

【大约没人看到的碎碎念吧】

我大约要开始做一些很冷门的事情了

龙蛇的话可能会断断续续更

然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当然特别感谢润玉(让粉丝从两位数变成了二开头的三位数

在国外也求学了几年

不敢说英文水平有多好

但是仍旧不自量力地想挑战一下自我

所以踏上了自译!的征程

不知道这样的碎碎念有多少人能看到

要是有对都铎王朝感兴趣的话请务必和我聊一聊!

毕竟假期了像我这样不善社交的人是真的寂寞

就…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

谢谢了🙏🏻(鞠躬